企业采购绿电进行时,市场释放更多积极信号

20.01.06     来源: 电力大数据

  落基山研究所“企业可再生能源中心中国项目”(BRC China)于近日正式发布《2019年度报告:企业可再生能源采购在中国的市场现状》。2019年度报告主要介绍了过去一年中国可再生能源市场和政策的现状与趋势,并详细分析了企业采购可再生能源的不同机制变化与重要机遇,为企业在中国采购可再生能源提供借鉴与参考。

  执行摘要

  1.过去一年,政府补贴和规划装机持续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增长,进一步培育中国的风能和太阳能产业,加速能源转型。

  2.快速的风光增长使得可再生能源补贴短缺问题更严峻,但也进一步推动了现有电网运营调度模式的改进。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降低可再生能源成本并实现平价以减轻补贴压力,并降低弃风弃光,促进可再生能源的消纳。

  3.为有效解决可再生能源补贴短缺和弃风弃光挑战,2019年中国出台了三类主要政策:竞争性项目上网 (竞价、平价项目试点) ,降低新建项目成本;电力市场持续放开,引入各种市场机制,改善可再生能源消纳并网,并进一步扩大电力用户参与市场;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保障机制(简称“配额制”)对各省提出了明确的可再生能源消纳目标,有望促进跨省可再生能源消纳。

  过去一年市场的改变将从以下方面影响企业采购可再生能源的选择

  首先是为可再生能源直购电提供市场基础

  1.弃风弃光省份的可再生能源市场交易为其他省份与地区提供借鉴经验2.配额制考核下,允许更多的市场交易模式出现以满足配额责任义务主体实现目标3.现货试点省份有望能够开展虚拟购电交易

  其次是明晰可再生能源属性

  在新实施的配额制下,环境权益定义及归属存在不确定性

  最后是吸引更多发电企业未来同企业买家战略合作

  1.分布式项目经济性高、并网难度低,成为众多发电企业过去一年的业务重心

  2. 平价项目将有望通过发行绿证增加其经济性

  2019年影响可再生能源采购的三大宏观特点及政策变化:  

  趋势一:可再生能源在目标规划和补贴刺激的推动下持续增长,特别是分布式光伏项目。    

  趋势二:在部分资源丰富、煤电标杆价格相对较高的省份,可再生能源开始趋于平价,尤其是风电项目。    

  趋势三:市场化交易规模持续扩大,交易电量占全社会总用电量的30%,绝大多数工商业用户可参与其中。 

  评估企业可再生能源采购现状与机制:  

  观点一:可再生能源消纳保障机制的引入为现行绿证体系带来了不确定性,但未来新的可再生能源属性购买的模式可期。

  落基山研究所认为:1.尽管政策上已经允许,但是平价绿证交易目前仍然是个很新的市场。在深入了解当前市场以及形成对未来价格预期之前,买卖双方很难在市场初期开展交易。2.现行的可再生能源消纳保障机制和绿证机制设计存在系统性的双重计量。如果有参与市场交易的企业买家购买了绿证,作为履行消纳责任的手段,而其对应的电量部分也被电力终端用户计量一次,带来了双重计量的问题。3.相较其他方式而言,购买环境属性 / 证书始终是在电费之上的额外支出,并不能满足很多企业买家内部对于成本控制的需求。4.目前在中国,碳市场和可再生能源属性市场仍然是两个独立的市场,并未关联。

  观点二:对于很多主营业务和能源无关的企业用户,可再生能源项目直接投资仍非主流选择。落基山研究所认为:1. 国有发电企业通常不愿意出售项目股权,只有少数民营发电企业愿意做类似交易。2. 需要与企业内部法务、财务、税务和可持续发展部门进行大量内部协调,沟通成本高。3. 项目环境权益归属尚不明晰。针对集中式项目,配额制下环境权益如何归属尚未明确。此外,分布式项目目前尚不在中国绿证核发范畴内。未来若分布式项目能够核发绿证,将面临类似的挑战。

  观点三:随着购电合同模式愈发成熟,分布式光伏与分散式风电项目变得更有吸引力。尽管补贴退坡,项目经济性仍可观。落基山研究所认为:1. 截止目前,分布式项目尚不能核发绿证,选择分布式光伏或分散式风电项目的企业用户尚不能通过中国绿证获得其电量的绿色属性/权益。2. 屋顶光伏只能满足10-20%的用电负荷,场内风电大约能满足30%的负荷 ,尚不能满足企业100%的用电需求。

  观点四:分布式能源市场化交易(隔墙售电)试点推进缓慢,过网费尚未明确。落基山研究所认为:1. 试点推进面临诸多挑战,过网费尚难达成统一。2. 相较于分布式项目,电力用户可通过分布式交易满足更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消费需求,但其发电规模仍然不能满足大多数企业的可再生能源使用目标。

  观点五:可再生能源直购电在弃风弃光省份已可以开展交易,但在东部高用电负荷省份仍面临政策障碍。落基山研究所认为:1. 大部分没有弃风弃光的省份,可再生能源仍未获准参与电力直接交易。即使在一些放开的市场,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参与意愿也较低。2. 跨省区交易一般仅限于两省电网公司之间。为数不多的试点项目中,需要与各类利益相关方协调,获得电力主管部门批复,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仍有一定困难。

  观点六:虚拟购电协议目前在中国尚不可行,但电力现货市场试点的推动有望使这种金融合同形式在未来成为可能。落基山研究所认为:在推行电力系统改革的地区,尤其是电力现货试点省份,如广东、浙江和山东,虚拟购电协议有望在未来成为可能。但是,没有现货市场的进展,虚拟购电协议的推动较为困难。

  落基山研究所认为: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内外部要求,从成本、附加性、项目规模等角度来选择最合适的采购机制。

 

  (数据来源:落基山研究所)

(整理:张栋钧)

 

责任编辑:王诗蕊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