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下达2020年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

19.11.25     来源: 电力大数据

  中央预决算公开平台官网11月20日披露,财政部日前下发了《关于提前下达2020年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预算的通知》,为地方电网公司明年安排了共计约56.75亿元的可再生能源补贴预算。其中,风电项目补助预算约29.67亿元、光伏发电项目补助预算约21.58亿元、生物质发电项目预算约0.73亿元,另有公共可再生能源独立系统补助预算约4.77亿元。《通知》成为本周能源领域讨论的热点。

  据中电传媒电力传媒数据研发中心及舆情监测室统计显示,截止到21日,关于该事件的报道累计880条,引发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经济网、《中国电力报》、《北京商报》、《每日经济新闻》、《上海证券报》、澎湃新闻、界面新闻、财新网、能源观察、凤凰网、新浪、搜狐,各行业微信公众号等中央主流媒体、行业媒体、网络媒体高度关注,并对该消息进行即时报道和转载。

  具体数据如下所示:  

  监测主题相关信息880条,其中国内新闻信息334条,信息占比38%,微博信息225条,信息占比26%,微信信息321条,信息占比38%。由此可见,国内新闻数据量最多,其次为微信数据。  

  监测期间,舆情大多数以中立为主。负面舆情主要集中在对于补贴能否发放到位等方面。  

  

  文件下发后,各家媒体也纷纷对该话题进行转载。

  现选取部分观点,与您分享行业观点

  光伏政策(微信公众号):在财政部发布的通知中,有一条值得关注:资金拨付时,应优先保障光伏扶贫、自然人分布式光伏、公共可再生能源独立电力系统等涉及民生的项目,确保上述项目补贴资金足额及时拨付到位。对于其他发电项目,应按照各项目补贴需求等比例拨付。

  自然人分布式光伏就是户用光伏,在通知中明确指出要优先保障资金拨付。在部委文件中,户用光伏再次被提及要优先保障,保障老百姓的利益还是第一位的。531之后还未拿到0.18元户用光伏补贴的光伏经销商、安装商和投资业主,可以吃个定心丸了,财政部明确发钱了,年底前补贴到账肯定没问题。国家部委优先保障户用光伏补贴,也给了继续做户用光伏的从业者信心,没有了补贴拖欠的问题,老百姓会更积极安装光伏发电。

  界面新闻:与常规能源相比,目前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成本较高。政府在行业发展前期采取补贴措施加以扶持,是国际上的通行做法。

  中国主要采取“标杆电价+财政补贴”的方式,补贴资金主要来源于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

  作为可再生能源补贴的主要来源,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自2007年的0.1分/千瓦时,经过了三次上调后达到现行的1.9分/千瓦时,每年筹集金额也从2007年的56亿元飙升至目前的近900亿元。

  但由于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全部征收的难度较大,一提再提的电价附加难以赶上可再生能源行业的迅速扩张,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越来越大。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陶冶此前称,截至2018年末,可再生能源累计补贴资金缺口已达约2000亿元。

  面对如此巨大的资金缺口,补贴退坡是大势所趋,中国风电、光伏行业先后步入竞价时代。

   《社会科学报》:在当前的新形势下,曾经催生风电和光伏发电高额补贴政策的历史因素,已经发生变化。而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国际经验表明,在风电和光伏发电成本急剧下降以及成本信息在政府和企业之间存在严重不对称的背景下,上网电价竞标制度以其独有的市场化配置资源的方式以及真实发现和还原发电成本的优势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的欢迎和采用。解决当前风电和光伏发电所面临问题,并促进其长久可持续发展,第一要还原风电和光伏发电的商品和环境属性,第二要让市场和环境成为配置稀缺清洁能源的决定性力量。我们要摆脱以往补贴思维的惯性,让补贴政策回归它的环境宗旨:从减少大气污染和二氧化碳减排的环境角度,而不是为完成某种发展目标、某种占比的角度,制定合理的补贴政策。在讨论可选政策的基础上。

  项目链:财政部提前公布2020年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大有深意,意在提前提醒相关产业的投资商,明年的电价补贴就是这些,投资项目时要慎重。这对于遏制可再生能源项目盲目投资,规范市场规则有着积极作用。财政部提前公布2020年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只有56亿元,也进一步验证了许多人的担心,那就是2020年之后的补助将会更好甚至取消。2020年很可能是投资商拿到电价补贴的最后一年,可再生能源补贴政策将完成历史使命。总之,可再生能源补贴收紧是行业发展的趋势,虽然2020年可再生能源补贴只有56个亿,但是聊胜于无,权当财政部最后邀请大家吃最后一顿盛宴。未来投资商布局可再生能源项目,不能再以套取国家补贴为目的,而更应该站在市场的角度规划项目。

  《证券日报》:从市场情况来看,根据国家能源局最新公布的装机数据,前三季度国内新增装机仅为15.99GW,其中光伏电站7.73GW,分布式光伏8.26GW,这一数字同比降低53.7%。以至于相关机构预测,以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今年国内新增装机或将不足30GW,远低于2017年的53.06GW和2018年的44GW。同时,自去年“531”之后光伏产业链价格下滑幅度也达到了40%-50%。不过,价格的下降刺激了海外需求,相关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中国光伏组件出口达到49.9GW,同比增长超过了80%。

  这意味着,习惯于国内项目开发模式的中国光伏企业,如今已不得不着眼国际市场,特别是伴随着补贴的退坡,展开更加纯粹的市场竞争已不可避免。而随着资本对HIT、钙钛矿等新兴技术路线关注度的逐渐提高,强者恒强的格局也并不坚固,以往“强者”曾经因技术储备不足、升级转型不及时而被挤出第一梯队的局面极有可能再度发生。

  环保在线:可再生能源补贴收紧是行业发展的趋势。在此之前,《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以及《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管理办法》就曾明确,到2021年,陆上风电、光伏电站、工商业分布式光伏将全面取消国家补贴。数据统计,2012年以来财政部累计安排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超过4500亿元,同时可再生能源累计的补贴资金缺口也很大,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陶冶曾表示,截至2018年末,这个缺口已达约2000亿元。而破解可再生能源千亿缺口之困的最好办法,就是取消对风电和光伏的财政补贴。很多专家认为,风电、太阳能政策补贴退坡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可再生能源投资,但是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趋势不会改变,按照规划目标,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将达到80%,目前还不足30%。由此,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陶冶预测,2025年可再生能源在全社会用电量中占比有望提高至35%—37%。

  同时,我们还收录了部分网民舆论,摘录如下:

  可再生能源发展到一定阶段,补贴逐步退出是趋势。但一方面政府对于已经颁布的政策一定要承担履约责任,补贴资金应该及时到位,否则会动摇市场对绿色发展信心,引发行业发展危机;二是补贴退出不能一刀切、断崖式,应设计退坡机制;三是要加强宏观规模调控,避免像光伏发电那样井喷式的大起大落式的发展。

  ——微博网民

  改革新能源补贴政策和模式,使其有利于新能源开发利用、技术进步,有利于新能源企业可持续发展;同时,也要培养引导消费者为消费清洁能源支付较高的电价,鼓励社会主动消费清洁能源,逐步退坡补贴电价机制,最终取消国家补贴。

  ——微信网民

  建议构建系统性强、预期明确的财税优惠政策体系,对清洁、低碳能源发展实施税收优惠,同时创新补贴方式,直接补贴给终端消费者。

  ——微信网民

  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加速大发展,补贴缺口只会越来越大,解决补贴拖欠的问题“宜早不宜迟”。现在应该积极行动,探索从制度和机制上解决问题,而不是得过且过。各种障碍肯定很多,但是只要努力,办法总比问题多。

  ——微博网民

(作者:张栋钧)

 

责任编辑:王诗蕊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