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电市场的机遇与挑战

19.10.28     来源: 电力大数据

  10月21日-24日,2019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CWP 2019)在北京召开揭开了全球风电行业年度盛会的序幕!

  本届展会在中国能源革命的大背景下,重点讨论:

  1、如何稳步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实现清洁无污染能源对传统能源的顺利替代;

  2、如何推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快速降低成本,助力中国打造高质量发展全球样本;

  3、在当前平价形式下如何拓展海上风电、分散式风电、国际间合作等新的风电产业发展空间。……

  会上,风电领域的专家学者、整机商代表汇聚一堂,为我国风电产业未来发展建言献策,记者将他们的部分观点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李俊峰

  今年是“十三五”的倒数第二年,风电即将进入平价上网时代,现在风电已经成为全球新增发电装机中最便宜的电源,将和光伏一道改写历史。同时,到2021年没有标杆电价保驾护航,风电将真正进入市场竞争时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十四五”期间,可再生能源应该由高速度向高比例发展,希望行业为能源转型、高质量健康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秘书长秦海岩

  回首中国风电走过的近30年历程,风电从无到有,累计装机突破2亿千瓦,建立了支撑全球发展的产业链。规模化开发及技术创新推动我国风电成本稳步下降,所需补贴强度大幅降低。在不考虑火电的环境外部性成本的情况下,风电也可以在成本上与火电比拼了,其竞争力日益凸显。

  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王仲颖

  尽管风电可以平价上网了,但要想真正发展起来,在能源供应结构中起到主要作用,还需要与社会、产业以及和老百姓的生活融合起来。王仲颖表示,目前,我国能源结构仍是高碳的,需要主动创新,实施能源转型,否则国内生态环境将恶化,高碳能源结构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也将处于不利的竞争地位。王仲颖建议建立生态能源体系来解决我国能源高碳结构的问题,按照“减煤、控(稳)油、增气、跨越式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能源转型战略,“十四五”将是关键期和转折点,也是可再生能源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基础期。这一时期,应倡导“终端电气化、行业智能化、电力绿色化”的低碳发展路径,做好绿色电力的文章。

  金风科技总裁曹志刚

  自“可再生能源法”实施以来,风电技术在不断迭代进步,明年年底新增陆上风电项目将实现平价上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海上风电领域也将实现平价,但这需要时间和政策的过渡。同时也需要陆上技术性的迭代延展和借鉴。在海上风电领域,2018年新增容量达到160万千瓦,2019年至今已接近280万千瓦,但与陆上风电的总规模相比,在全国风电容量新增比例中仍占不到1/5。未来平价之后或许还有竞价,倘若常规能源没有了标杆电价,那么不同能源之间的竞争也将继续。金风将深耕细作,追求创新,和大家一起面临挑战,持续追求可再生能源高质量发展。

  远景能源高级副总裁田庆军

  中国新能源无论是风电还是光伏,要想规模更大、走得更远,必须摆脱对电网的过度依赖。目前看,在中东南部人口密集、经济发达地区,建议大量推进分布式风电,就近就地消纳,减少对电网传输的依赖性。在三北风速好的区域建议建设大基地项目,把电力转变成综合利用,比如把电力转变成算力等。据预测,全球云需求每年都在高速增长,未来全球电力10%以上将供给数据中心,中国目前是5%左右,还在快速增长。把电力转变成算力,可以有效减少对电网的依赖,为新能源未来发展打开广阔空间。当然,在风电开发和消纳模式上的探索进取,作为整机商要与项目开发商积极合作,按照项目的投资收益倒推风机的合理价格,可根据项目实际情况量身定制开发新机型,在做大项目容量的同时确保合理的收益。

  明阳智慧能源集团股份公司副董事长沈忠民

  2019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对海陆风电的电价做出明确指示。文件下发意味着补贴进入倒计时。沈忠民认为,现行政策下,协调好行业相应的关系,调动投资者的胃口,整机企业也要不断通过技术创新提升核心竞争力,降低风电各环节成本,给予风电良好发展空间。如今陆上风电已有平价样板项目,海上风电仍然面对挑战,任何一个行业不可能永远依托补贴生存,但补贴退坡需要一个过程,希望政府给予时间。

  在沈忠民看来,低投资成本降低成本的重要因素之一。风场工程精准降本是项目平价的刚需,推动各个环节朝着更加智能化和专业化的方向发展,从设计、选址、施工、运输、吊装等各个阶段进行科学管理,降低综合造价成本。其次,对于整机设备企业而言,拥有技术实力更强、发电效率更高的机组将占据市场优势地位。另外,平价时代需要提升风电场智慧化运维水平,提升服务水平,向全生命周期运营服务提供商的角色转变。除上述业内人士为可再生能源发展建言献策外,来自国外政府、能源机构人士在会上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总干事Francesco La Camera

  低成本可再生能源技术,例如风力发电,是当今最有效和最直接的减少碳排放解决方案。2050年全球能源转型路线图表明,从技术和经济层面上来说,释放全球风力发电潜力对应对气候变化、实现可持续能源发展至关重要。预计到本世纪中叶,风能可能成为最大的单一发电来源。这不仅使我们能够实现碳减排目标,还将促进经济增长和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从而实现全球可持续发展。

  挪威驻华大使Signe Brudeset

  向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转型是大势所趋,而挪威拥有世界领先的海事和油气行业并建立了海上风能强大的供应链。风电成为中挪合作重要组成部分,挪威可以提供全方位的服务,覆盖风电开发的各个环节,从前阶段的测试到建设、施工、调式、运营和维护等各个环节。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海上风电市场,挪威一致密切关注中国和新兴风电市场的发展,希望能够与中国共同推进海上风电发展。

  丹麦能源署副署长Stig Uffe Pedersen

  丹麦政府成立了新的绿色转型委员会,同时聚焦绿色的转型工作。作为海上风电的先驱者,丹麦已经投资近1000亿的资金用于发展海上风电产业,并将率先建设全球首个能源岛。然而,要实现上述目标,需要不断地建设供应链支持和物流,并持续降低相关的价格和成本。丹麦在绿色能源转型方面一直与中国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丹麦政府希望和中方继续开展合作,在未来推出新的合作项目,助力中国可再生能源高质量发展。

  2018年,全球风电新增装机容量达到了51.3吉瓦,全球风电的累计装机容量高达591吉瓦。未来,非洲(中东)、拉丁美洲和东南亚等新兴风电市场具备较大的发展潜力。

  阿根廷能源部副国务秘书Sebastian Kind

  在国际新兴风电市场发展动态分论坛上,阿根廷能源部副国务秘书Sebastian Kind透露,该国正在推行的可再生能源行动计划(以下简称《RenovAr》),目前已取得不错成效。Sebastian Kind在会上介绍,《RenovAr》主要由四个层次构成。首先,投资者与政府指定承包方购电商签订购电协议,如果购电商无法向投资者支付相应的款项,系统将进入下一阶段。第二层次,政府发行国债,建立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针对电网独立运营商可能出现的付款违约,给以金融支持。与此同时,由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托管账户为能源供应商支付。第三层次,当出现重大风险,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托管账户无法为能源供应商偿付时,政府将用国家主权担保,投资者有权要求国家非分期偿还资本金,用投资者所持有的国债换取资本金。最后,当国家主权担保也无法实施偿付时,将由世界银行成立的阿根廷可再生能源担保基金提供结算。

(作者:栋钧

 

责任编辑:王诗蕊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