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能源观察

页岩气规划需做好央地对接

来源: 中电能源情报研究中心作者: 蒋学林 日期: 16.12.12

  

  

  2020年,我国页岩气到底发展多少?央地目标不尽一致。

  最近,国家能源局发布《页岩气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2020年发展目标:完善成熟3500米以浅海相页岩气勘探开发技术,突破3500米以深海相页岩气、陆相和海陆过渡相页岩气勘探开发技术;在政策支持到位和市场开拓顺利情况下,2020年力争实现页岩气产量300亿立方米。

  按照重庆市规划,这一全国产量目标仅重庆即能完成。去年3月,《重庆市页岩气产业发展规划(2015~2020年)》发布,提出主要目标是:到2017年,累计投资878亿元,实现页岩气产能150亿立方米/年,全产业链产值730亿元;到2020年,累计投资1654亿元,实现页岩气产能300亿立方米/年,全产业链产值1440亿元。

  然而,国家能源局显然并未将这一使命全部寄望于重庆。文件规定,根据工作基础和认识程度不同,对全国页岩气区块按重点建产、评价突破和潜力研究三种不同方式分别推进勘探开发。重点建产区包括涪陵勘探开发区、长宁勘探开发区、威远勘探开发区、昭通勘探开发区、富顺-永川勘探开发区。除涪陵勘探开发区、威远勘探开发区(部分)位于重庆境内,其他与重庆毫无关系。

  很明显,规划目标出现了央地对接问题。由于未见四川、云南等相关重点建产地区的规划目标,具体差异多大尚不好确定,但肯定不小。对于行业投资企业来说,意味着不同的预期和投资策略。追问背后原因、追究相关责任,尚在其次。关键是做好对接,给行业企业一个更为明确的信号。

  现实问题:谁调整。按长幼尊卑,自然是地方听国家的,按照国家目标调整。但若按照先来后到,则重庆地方规划发布在前。似乎谁调整意味着谁主动认错,有丢份之嫌,但为国家计、为民生计又有何妨?趁未造成负面影响前,进一步评估产业发展状况,抓紧进行研究完善。

  长远考虑:建机制。当前央地规划谁先出谁后出,随机性较强,央地规划如何更好对接,需要建立相应机制,不能自说自话、各自为政。规划的出台时机上,也应尽可能相对明确,不能哪天想起、头脑一热,便出个规划。

  向来,人们都强调规划的科学性、严肃性、权威性,无需赘言。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规划的延续性,给行业更为稳定的投资预期。根据此前的《页岩气发展规划(2011~2015)》,展望2020年提出力争产量达到600~1000亿立方米,而目前提出的目标仅为其低目标的一半。

  2020年,我国页岩气到底发展多少?央地目标不尽一致。

  最近,国家能源局发布《页岩气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2020年发展目标:完善成熟3500米以浅海相页岩气勘探开发技术,突破3500米以深海相页岩气、陆相和海陆过渡相页岩气勘探开发技术;在政策支持到位和市场开拓顺利情况下,2020年力争实现页岩气产量300亿立方米。

  按照重庆市规划,这一全国产量目标仅重庆即能完成。去年3月,《重庆市页岩气产业发展规划(2015~2020年)》发布,提出主要目标是:到2017年,累计投资878亿元,实现页岩气产能150亿立方米/年,全产业链产值730亿元;到2020年,累计投资1654亿元,实现页岩气产能300亿立方米/年,全产业链产值1440亿元。

  然而,国家能源局显然并未将这一使命全部寄望于重庆。文件规定,根据工作基础和认识程度不同,对全国页岩气区块按重点建产、评价突破和潜力研究三种不同方式分别推进勘探开发。重点建产区包括涪陵勘探开发区、长宁勘探开发区、威远勘探开发区、昭通勘探开发区、富顺-永川勘探开发区。除涪陵勘探开发区、威远勘探开发区(部分)位于重庆境内,其他与重庆毫无关系。

  很明显,规划目标出现了央地对接问题。由于未见四川、云南等相关重点建产地区的规划目标,具体差异多大尚不好确定,但肯定不小。对于行业投资企业来说,意味着不同的预期和投资策略。追问背后原因、追究相关责任,尚在其次。关键是做好对接,给行业企业一个更为明确的信号。

  现实问题:谁调整。按长幼尊卑,自然是地方听国家的,按照国家目标调整。但若按照先来后到,则重庆地方规划发布在前。似乎谁调整意味着谁主动认错,有丢份之嫌,但为国家计、为民生计又有何妨?趁未造成负面影响前,进一步评估产业发展状况,抓紧进行研究完善。

  长远考虑:建机制。当前央地规划谁先出谁后出,随机性较强,央地规划如何更好对接,需要建立相应机制,不能自说自话、各自为政。规划的出台时机上,也应尽可能相对明确,不能哪天想起、头脑一热,便出个规划。

  向来,人们都强调规划的科学性、严肃性、权威性,无需赘言。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规划的延续性,给行业更为稳定的投资预期。根据此前的《页岩气发展规划(2011~2015)》,展望2020年提出力争产量达到600~1000亿立方米,而目前提出的目标仅为其低目标的一半。

  2020年,我国页岩气到底发展多少?央地目标不尽一致。

  最近,国家能源局发布《页岩气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2020年发展目标:完善成熟3500米以浅海相页岩气勘探开发技术,突破3500米以深海相页岩气、陆相和海陆过渡相页岩气勘探开发技术;在政策支持到位和市场开拓顺利情况下,2020年力争实现页岩气产量300亿立方米。

  按照重庆市规划,这一全国产量目标仅重庆即能完成。去年3月,《重庆市页岩气产业发展规划(2015~2020年)》发布,提出主要目标是:到2017年,累计投资878亿元,实现页岩气产能150亿立方米/年,全产业链产值730亿元;到2020年,累计投资1654亿元,实现页岩气产能300亿立方米/年,全产业链产值1440亿元。

  然而,国家能源局显然并未将这一使命全部寄望于重庆。文件规定,根据工作基础和认识程度不同,对全国页岩气区块按重点建产、评价突破和潜力研究三种不同方式分别推进勘探开发。重点建产区包括涪陵勘探开发区、长宁勘探开发区、威远勘探开发区、昭通勘探开发区、富顺-永川勘探开发区。除涪陵勘探开发区、威远勘探开发区(部分)位于重庆境内,其他与重庆毫无关系。

  很明显,规划目标出现了央地对接问题。由于未见四川、云南等相关重点建产地区的规划目标,具体差异多大尚不好确定,但肯定不小。对于行业投资企业来说,意味着不同的预期和投资策略。追问背后原因、追究相关责任,尚在其次。关键是做好对接,给行业企业一个更为明确的信号。

  现实问题:谁调整。按长幼尊卑,自然是地方听国家的,按照国家目标调整。但若按照先来后到,则重庆地方规划发布在前。似乎谁调整意味着谁主动认错,有丢份之嫌,但为国家计、为民生计又有何妨?趁未造成负面影响前,进一步评估产业发展状况,抓紧进行研究完善。

  长远考虑:建机制。当前央地规划谁先出谁后出,随机性较强,央地规划如何更好对接,需要建立相应机制,不能自说自话、各自为政。规划的出台时机上,也应尽可能相对明确,不能哪天想起、头脑一热,便出个规划。

  向来,人们都强调规划的科学性、严肃性、权威性,无需赘言。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规划的延续性,给行业更为稳定的投资预期。根据此前的《页岩气发展规划(2011~2015)》,展望2020年提出力争产量达到600~1000亿立方米,而目前提出的目标仅为其低目标的一半。

附件:
Copyright © 2011-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中电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