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能源观察

全球视野下的煤炭去产能

来源: 电力决策与舆情参考作者: 蔡琼芳 日期: 16.09.27

  煤炭和相关产业无疑是国内当前最困难的产业之一,产能过剩严重,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由于煤炭去产能涉及利益群体多,解决难度大,国务院多次召开化解煤炭行业产能过剩会议,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国家安监局、国土资源局、一行三会等部门,也纷纷出台指导意见,就化解煤炭过剩产能提供政策支持。化解过剩产能,一方面是“去”,淘汰落后产能;另一方面要“疏”,实现产能转移。以全球视野来看,充分利用区域发展和煤炭需求的不均衡性,抓住“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历史机遇,鼓励有竞争力的煤炭企业发挥比较优势,积极“走出去”,不失为煤炭去产能的另一思路。

  以全球视野辩证看煤炭产能过剩

  煤炭产能过剩不仅仅是国内棘手问题,在全球范围内,也是较为突出的问题之一。国内方面,按照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和国家统计局的相关数据核算,煤炭产能过剩达17亿吨以上,形势异常严峻。国际方面,虽然产能过剩的具体数据难以统计,但曾经世界最大的煤炭公司皮博迪破产,世界最大的煤炭中间商嘉能可旗下多处煤矿关闭、裁员,由行业霸主转为负债累累……从这些事件管中窥豹,可知全球煤炭过剩、行业举步维艰的程度。可以说,无论国内还是国际,煤炭产能过剩是绝对的。

  但是,由于不同国家、地区之间的经济发展严重不平衡,作为世界主要能源组成,煤炭需求在世界范围内也存在严重的不均衡性。根据《BP世界能源展望》(2016)预测,世界能源消费在2014年到2035年间增长34%,几乎所有的新增能源都被快速发展的新兴经济体消费;而超过一半的全球能源消费增量被用于发电,超过三分之一的发电增长发生在缺乏足够电力供应的地区:印度、其他亚洲发展中国家(除中国以外)和非洲。在这些发电能源组合中,煤炭目前占比43%,虽然逐步降低,但到2035年,煤炭仍占比约三分之一。

  因此,就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来说,煤炭产能过剩又是相对的。煤炭在我国产能过剩严重,而在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则存在巨大的市场缺口。如果能够充分利用国家和地区间的需求不均衡性,把握煤炭产能过剩的相对性,积极有为地通过主导国际煤炭贸易和国际煤炭产能合作的方式达到一定程度上去产能目的,当为煤炭去产能脱困的重要解决之道。

  “一带一路”战略是化解国内煤炭产能的重要历史机遇

  我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为国内产业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也为化解国内煤炭产能提供了重要的历史机遇。

  首先,“一带一路”国家煤炭需求旺盛。“一带一路”国家多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与BP所预测的未来能源消费快速增长的国家和地区存在很大程度的重合。这些国家普遍处于经济上升时期,基建、电力缺口巨大,煤炭需求旺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普遍落后,而“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任务,就是以资本输出方式帮助新兴经济体建设道路、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未来铁路、公路、航空、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将成为“一带一路”战略的突破点,而基础设施建设和设备制造将进一步拉动钢铁、有色、建材等高耗能产品的需求,继而拉动对煤炭的需求。“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电力市场需求巨大,除俄罗斯人均装机超过全球人均水平外,其他国家均低于、甚至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等国的装机总量和人均水平与中国有较大差距,远不足以满足这些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这些国家的电力市场开发将会拉动煤炭需求,推动煤电一体化项目建设。譬如印度,本身是世界第三大煤炭生产国,2014年煤炭产量超过6亿吨,但仍满足不了国内需求,全年煤炭进口超过2亿吨。研究机构预计,2015~2016财年印度煤炭进口量将达2.2亿~2.4亿吨。国际能源署等机构预测,到2020年,印度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进口国,进口量超3亿吨,到2035年进口量可达6.3亿吨。又譬如越南,前些年还是我国煤炭进口的主要来源国之一,但近年来国内煤炭市场需求旺盛,煤炭进口增加,出口减少。2014年越南煤炭产量4020万吨,出口煤炭728万吨,同比下降43.1%;进口煤炭310万吨,同比增长36.3%。据越南工业贸易部预计,2015年越南煤炭销售量大约为3800万吨,其中国内消费3500万吨,出口煤炭300万吨,预计2015年将会成为煤炭进口国。此外,还有一些国家,如泰国、马来西亚等,都是煤炭净进口国。在煤炭产能过剩的局面下,“一带一路”国家旺盛的煤炭需求,将有利于扩大我国煤炭贸易,实现国际煤炭产能深度合作,从而达到互利共赢。

  其次,“一带一路”国家希望借助中国投资实现发展。由于“一带一路”国家多数为发展中国家,需要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改善人民生活水平,但西方资本投资受制于政治原则,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亚洲银行等,对于投资设置了许多不符合发展中国家国情的附加条件。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拥有巨大外汇储备、同为发展中国家且不设置政治化投资条件的中国受到沿线国家的支持和欢迎。沿线国家和地区纷纷表态欢迎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的红利。

  最后,能源合作是“一带一路”战略的重中之重。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中,将加强国际能源合作作为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中之重,给予优先的政策支持。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等资金平台,又为“一带一路”重大项目提供了融资支持。政策引导和资金支持,为我国煤炭国际产能合作提供了双重保障的先天优势。

  煤炭企业应积极发挥比较优势“走出去”

  我国煤炭企业具有较为明显的比较优势,在采煤工艺技术、煤矿设备制造、煤炭综合利用、工程服务等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在当下国内煤炭产能过剩、煤炭企业生存困难的形势下,应积极“走出去”,融入“一带一路”大局,发挥比较优势,积极化解产能。

  一是以需求侧为切入点,提供精准供给。尽管新兴经济体、尤其“一带一路”国家为化解煤炭产能提供了重要历史机遇,但“一带一路”国家也充满挑战,绝不能天真地以为仅仅是将国内库存煤炭拿去贸易,将国内落后的技术、设备拿去上煤电联营项目那么简单。国际产能合作需要企业统筹规划、量力而行、因地制宜,全面搜集政治、经济、技术等方面的情报,充分做好风险管控,以东道国的不同需求为切入点,制定切实可行的方案,稳步推进,从而实现精准供给,达到互惠共赢。

  二是依靠核心技术,增强国际竞争力。煤炭企业“走出去”不仅要面对东道国同行的竞争,而且还有其他国家跨国公司竞争的巨大压力。“一带一路”国家虽然多发展中国家,但很多国家的煤炭行业标准较高,采用欧美国家技术标准,因此,煤炭企业要依靠自身核心竞争力,才能利于不败之地。目前,我国一些煤炭企业,如神华集团,在煤炭清洁开采,煤炭清洁发电和煤炭清洁转化等方面都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能够在国际产能合作中占据较大的比较优势。以技术为核心,通过精品项目实现产能合作,煤炭企业才能提高国际化能力,同时促进东道国的经济发展。

  三是拓展工程承包,带动装备和技术“走出去”。我国煤炭企业在煤矿矿井建设、煤炭生产、工程管理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对于发展中国家尤其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煤炭企业积极开展对外煤矿建设承包工程,既缓解了国内煤炭的产能方面的相关压力,也带动了装备设备和技术标准的“走出去”。

  四是加强煤炭贸易,充分利用“两个市场”。在做好调研的基础上,掌握国际煤炭市场需求和政策法规的准入门槛,在注重经济可行性研究的前提下,煤炭企业应充分利用好“两个市场”,从而借助需求的不均衡性来达到化解产能的目的。

附件:
Copyright © 2011-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中电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