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能源观察

替代散烧煤要有科学长远规划

来源: 电力决策与舆情参考作者: 朱成章 日期: 16.08.29

  

  化石能源的污染问题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对化石能源污染问题的认识在不断深化。化石能源中污染物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多的首先是煤炭,其次是石油,而天然气是化石能源中比较干净的能源。化石能源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替代,应当先替代煤炭,有条件的替代石油,天然气则还要发展。用天然气替代煤炭和石油,可以减少污染,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对煤炭和石油的认识在深化。煤炭和石油确实是能源中较脏的能源,但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若煤炭和石油在利用时采用洁净技术,可以除去污染物甚至可以除去二氧化碳。有人认为,燃煤电厂实现越低排放,可以使煤电的污染物排放比燃气电厂低;问题是煤电除去污染物,除去二氧化碳是要花钱的,不如开发新能源和干净能源来得经济。所以一般认为散烧煤和散烧油污染处理很因难,也不经济,所以在煤炭和石油中首先应该替代散烧煤和散烧油。

  散烧煤无确切界定

  人们对散烧煤的概念看法不一。据说散烧煤主要用于采暖小锅炉、工业小锅炉(密炉)、农业生产、生活等领域。有的说燃煤中有80%~85%是散烧煤,有的说散烧煤占煤炭总消费量的20%,还有说散烧煤占煤炭总消费量的20%~25%。有说我国散烧煤为6亿吨到7亿吨(《中国能源报》2016年6月20日15版),也有说散烧煤为7亿吨到8亿吨(《中国能源报》2016年5月30日1版)。

  其实散烧煤是个新名词,到辞海中去查,没有这个词,就是近年编写的《能源辞典》中也没有这个词。凡是讲到散烧煤,都跟煤炭污染联系在一起,似乎散烧煤不足以说明问题所在。国家发展改革委的《指导意见》显示,我国电煤比重与电气比重偏低。大量散煤煤与燃油消费是造成严重污染的重要因素之一,据《中国能源报》记者了解,我国煤炭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硫、氮氧二物、烟尘排放,分别占全国总量的86%、56%、74%左右,产生的PM2.5占总量的50%~60%,其中,直燃煤烟尘排放量接近等量电煤的3倍。这里又出现了一个新名词——直燃煤。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任杜祥琬说:“散煤虽然数量不大,但其产生的污染却非常严重。”现在看来煤炭使用不在“散煤”还是“直燃”,因为污染处理的最好、最干净的电煤,也是“散煤”和“直燃”的,甚至电煤更散,问题在于煤炭在燃烧前、燃烧中、燃烧后有没有完善的污染处理。散烧煤可能想说的是分散式燃煤,无法进行污染物处理,可是我国过去集中用煤,除电煤之外,其他的钢铁、有色、水泥、化工、陶瓷等都没有好好搞除污。所以我国如果把散烧煤理解为没有经过污染处理的燃煤,就难以弄清楚究竟散烧煤有多少。

  散烧煤消费量数据模糊

  散烧煤的辞不达意,没有科学的涵义,也没有科学的统计,前面讲的两个数字,没有时间的界定,因为散烧煤和煤炭消费量一样,每年的数字应当是不同的,而现在两个数字有矛盾,一个说散烧煤占煤炭总消费量20%,数字为7亿~8亿吨;另一个说散烧煤占煤炭总消费量20%~25%,数字为6亿~7亿吨;占煤炭消费量的比重大,具体数字反而少,显然不合理。而且,2000年之后,漏报的煤炭消耗量数字很大,漏报的煤炭消费中散烧煤增加的数量不少,所以散烧煤的数量各年不可能有很大差异。

  表 2000~2014年我国一次能源总消费量及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变化

  一般来说石油、天然气的电力消费量的统计数字相当准确,历史数据一般很少修改,而煤炭消费量数字则经常修改,2000年以后这十几年作了很大修改。中国前几年煤炭产量和消费量被低估了12%至14%,最高年份消费量少统计5.9亿吨原煤,这也是中国近年来雾霾严重的原因之一。由于对2000年到2010年煤炭消费量的调增,这十一年较原统计数字增加了22.52亿吨标准煤,使得一次能源消费结构、终端能源消费量及消费结构都发生了变化,原来煤炭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有较大下降,现在变成有升有降,而电力在终端能源的消费也有比较明显的下降。我国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主要受两个因素的影响,一是1991年及以后,中国电能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采用当量计算法得出,其中1996年后数据采用《中国能源统计年鉴》数据计算得出。计算方法的改变,对于中国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比重的变化影响比较大,但是国际能源署(IEA)在计算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时,电能是用当量计算法的,所以要与IEA各国比较,这个改变是必要的。第二个改变就是上面所有的2000年到2010年煤炭一次能源消费量的增补,当然这个改变也是必要的。但是两个因素的影响,使得中国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在世界各国中处于偏低的位置,中国想通过电能替代,到2020年将比重提高到27%是有困难的,因2014年该比重还不足21%

  从下表可以看到,由于一次能源总消费量中煤炭消费量的增加,致使2000年至2010年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比重调整后多数下降,只有2004年和2005年略有上升。说明煤炭消费量增加在终端能源消费比重中,煤炭、石油、燃气的比重有上升。

  关于中国与其他国家比较的问题,涉及统计口径问题,前面提到中国在统计口径上的两个变化,与国际能源署(IEA)已经比较接近,但真正要互相比较,还是有差距。主要是:中国用电量的统计只有两档,一是全社会用电量=总发电量+进口电量-出口电量;二是终端用电量=全社会用电量-输配电线损。用全社会用电量去计算人均用电量比IEA大;用终端用电量去计算电力占终端能源的比重,也比IEA大。国际能源署(IEA)用电量的统计分四档,一是表观用电量=总发电量+进口电量-出口电量,相当于我国的全社会用电量,包括了厂用电、抽水蓄能用电、电锅炉用电和热泵用电、输配电线损等。二是用电量=总发电量+进口电量-出口电量-线损=表观用电量-线损。IEA就是用这个电量去计算人均用电量,中国计算人均用电量的电量多了线损电量,而输配电线损确实并不是用户用掉的电能。三是净用电量=总发电量+进口电量-出口电量-线损-厂用电-抽水蓄能用电-电锅炉用电-热泵用电=终端用电量+能源行业用电量。四是终端用电量=净用电量-能源行业用电量,IEA认为能源行业消耗的电能是为所有能源用户服务的,所括发电厂的厂用电,不能做为电力用户。IEA的四档用电量中只有表观用电量与我国的全社会用电量是对口的,其余三项只有第四项名词是对口的,即终端用电量,但内容是不同的。国际能源署统计的2012年我国终端用电量为41281.33亿千瓦时,约为国家统计局终端用电量数据的88%。按照我国国家统计局口径计算2014年的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为20.9%,如按IEA统计口径计算则为18.392%,我国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确实比较低。(参考《中国能源》2016年3期,宋卫东:我国与国际能源署用电量指标对比分析)。

  中国究竟有多少散烧煤,确实是一个不清楚的问题,但是肯定不止7亿~8亿吨。

  散烧煤如何替代应有规划

  中国能源中最大的问题是煤炭的比重太大,中国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把煤炭全替代掉,因此只能首先解决污染最严重、危害最大的散烧煤。根据关于推进电能替代的文件规定,在“十三五”期间电能替代要替代掉1.3亿吨标准煤(包括散烧煤燃油),即使散烧煤确定只有7亿~8亿吨,按照“十三五”的替代速度,需要七八个五年计划时间,即35~40年才能替代完。如若散煤煤不止此数,那么完成替代时间还需要延长。所以我们建议,全国开展散烧煤情况的深入调查,在深入调查的基础上,开展散烧煤的科学规划,钢铁、有色、化工、水泥、陶瓷、玻璃等行业要学习电力行业,在用煤领域要采用洁净煤技术,和电煤一样要逐步实现超低排放。有的用煤领域,要用气体能源替代,“以气代煤”要比“以电代煤”经济得多,问题是“以气代煤”也要实行必要的补贴,但“以电代煤”是耗费最大、补贴最多的一个替代措施。

  从中国能源的实际出发,确实应当把替代散烧煤放在首要位置,要尽快把散烧煤替下来。

附件:
Copyright © 2011-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中电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