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博文推荐

竞价上网 PK“成本发现”

来源: 电力博客圈作者: 日期: 14.07.17

 

1)在电力市场各成员的‘报价’中,一般包含了两个主要成份,一是反映生产和服务的‘成本部分’,二是反映报价者冒风险追求超额利润的‘策略部分’,市场中二者还难以区分和测算。事实上,成本部分也很难用会计学方法测算,但总还有个说法,而策略部分就更难揣摩,这是市场允许成员自作主张,但后果自负的策略空间。因此有什么样的定价规则,就有什么样的报价策略行为,这是很多人以前不熟悉的理念。如果某个定价规则,导致各个成员的报价中都没有了策略部分,则该市场具有了最好的‘成本发现’功能。事实上,只要达到了策略空间很小的‘囚徒困境式的NASH博弈均衡态’,就可认定为‘成本发现’。然后基于所认定的成本部分,给予必要的经济回报和补偿。因此‘成本发现’就成为现代电力市场的重要内容和任务之一,它甚至可以成为检验定价机制一个判据。

 

2)在既没有寡头又不短缺的、竞价上网边际定价的‘理想电力市场’中,已经证明,众多小发电商都是市场价格的接受者,只有大家都报出全额容量和真实的电量成本,亦即不持留(少报)容量,也不报高价,大家才都会获得最大利益;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小发电商偏离全额容量和真实的电量成本报价,其利益都会有损失,也就是达到了‘理想电力市场’的、策略空间很小的‘囚徒困境式的博弈均衡态’;换言之,可以认定,市场具有了难能可贵的很好的‘成本发现’功能,这正是国家、社会、网公司和发电商等等都期望达到的‘激励相容’最好状态。

 

3)然而,电力市场几乎都是大寡头、时而还短缺的‘非常不理想的市场’,而且它还有难以大量经济储存的‘小时供求平衡’和‘短期负荷刚性’独一无二的商品特性,这使得所谓的‘理想电力市场’真正是个大大的画饼、乌托邦,如果不加干预,最终会使电力市场陷入无序竞争,国家和社会遭殃,包括个别发电商,即使短期捞上一把,长期也没有好结果,事实已经证明了,这既不是政府、国家和社会所期盼的、也不是网公司、发电商所能承担起的。换言之,博弈理论和市场实践都证明了,难以改变基本特性,又很不理想的现实电力市场,真诚期盼‘成本发现’的市场功能重新回归,使得‘有序竞争’的市场格局再度显现!

 

4)事实上

——只有市场发现了真实的发电电量成本,才能真的实现系统运行的优化,也就是市场运作的效率,包括输、配、售电系统的运作效率;

——也只有市场发现了真实的发电电量成本,才能评定出各发电单元、各时段动态回报的‘影子容量成本’,并进而给予足够的‘当量容量成本’补偿,从而有利于投资和发展;

——一旦成本发现,就意味着市场力的消失以及市场价格的稳定,市场的经济和安全都有了最可靠的保障,成本发现处在市场安全和市场经济的节骨眼上;

——一旦成本发现,基于国家、社会更大的利益,政府就有条件在宏观上科学地、有效地调控电力市场。

等等。可见‘成本发现’是‘现代电力市场’的经济和运行的基础

 

5)市场的组织者如何在现实的、并非理想的电力市场中发现成本,特别是发电成本?首先,要认识到,这可是个难题,至今除了‘当量电价’还没有第2个方法破解了这一难题,说它是个世界难题也不为过。其次,不同于传统经济学,‘现代电力市场’注意到了,在电力市场中,有什么样的定价机制,就有什么样的报价策略。统治全球长盛不衰的边际成本理论,在电力市场交易中,几乎是碰得头破血流,政府不得不到处打补丁,理论已经不成其为理论了。而按报价支付(PAB)方法更是完全出乎某些人所料,市场结算价格高得出奇,而根本无法运行。总之,电力市场给绝大多数人上了一课,至今没缓过神来,定神一看,必需直面寡头的博弈行为,多数人对它还十分陌生!然而,第三,经过不懈努力,当量电价却实实在在地,在现实的并非理想电力市场中,实现了成本发现,这应当算是个突破!

 

6)当量电价是如何在现实的、非理想的电力市场中,实现成本发现的呢?它是在边际成本理论的基础上,引入政府给出的“参考系”,将各发电单元由报价组成的‘边际成本族’和该‘参考系’比较,实现容量成本的自动补偿,在自动补偿的同时还引入了围绕参考系的双向调控,这是关键。进而在并非理想的电力市场中,实现了所期盼的、无条件的策略空间很小的“囚徒困境式的博弈均衡”,这是本质。从而有了完全不同于传统电力市场的优良系统特性,实现了现代电力市场的若干原则,而这在传统电力市场中是不可想象的。花点时间,读读新著:‘现代电力市场及其当量电价’,会有新的发现,而且理解它并不困难。

 

7)在现实并非理想的电力市场中,它的成本发现功能,只有在库联营的发电日前现货市场中,才可最终完成,为此,有必要作两点补充说明: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发电市场’必需首先开放。发电市场是将初级的煤油汽等一次能源,‘转换’为最高级的二次能源:电力、最重要的关键生产环节;其生产成本占电力总成本的绝大部分,例如70-80%,其余才是输、配、售电的服务成本,注意,前者为生产成本,后者只是服务成本。那种认为发电市场风险太大,可以绕过去先不开放,先开放输、配、售电服务市场的设想,不可取。这就好比在一个餐饮酒家的大市场中,其饭菜、酒席的‘生产’价格,不允许各个餐饮酒家自主制定,而要由政府一一规定,在饭菜、酒席大市场不开放的情况下,却要放开台前、台后‘服务’人员的工资小市场,以此提高所谓的市场效率,如此这般的市场格局明显不合理,也可想象其后果。事实上,电力系统专业人士都知道,实现输电系统的经济调度,必须已知正确的发电成本;相对应的电力市场,也就绕不过发电环节的‘成本发现’。

 

其次需要说明的是,只有发电的‘日前现货市场’,才可能最终完成成本发现。这是日前现货电力市场具有两大独一无二的商品特性(难以大量经济存储的‘小时平衡特性’和‘短期刚性需求特性’)所决定的。应当指出,即便用户参于报价的中长期双边合同市场,也不能最终发现成本。因为双边交易的中长期用户一般都不必刚性需求,也不必小时平衡,双边交易平衡后,总有剩余电量要进入日前现货市场,这时上述两大独一无二的商品特性就起作用了,一旦日前现货市场价格走高、风险走低,下一轮合同市场的电量就会以各种方式,向现货市场转移,可见是日前现货市场引领合同市场,而不是反之。事实上,面对日前现货市场,电力的生产和服务成本,日和日之间差别很大,中长期的合同市场根本无法跟踪;因此用户参于报价的中长期合同市场只能作为降低风险的补充。今后如果发电日前现货市场采用当量电价方法,现货市场的风险将降到了很低、很低,按照‘贝叶斯风险决策’原理,合同市场的份额的确可以降到很小、很小。

 

总而言之,国务院2002年‘厂网分开,竞价上网’的决策十分正确,为此建设好发电日前现货市场,实现‘成本发现’,是电力市场的基本建设,也是现代电力市场的基本任务之一

附件:
Copyright © 2011-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中电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